News

/

Market News

/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最新消息:央行数字货币群雄逐鹿,独立潮头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最新消息:央行数字货币群雄逐鹿,独立潮头

火星财经

2020/08/22

央行数字货币六年磨砺,正独立潮头,拔剑出鞘。

关于中国央行数字货币最新消息,截止今日(8月21日)午间,A 股数字货币概念板块从四月份以来,已累计涨幅超40%,这与央行数字货币动作有着直接联系。

8 月 14 日,商务部官网发布了《商务部关于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文件,在附表中提到“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及中西部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

人民银行制订政策保障措施,先由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相关部门协助推进,后续视情况扩大到其他地区。这一信息被视为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大跨越。     

央行数字货币▲ 来源:商务部官网

央行自 2014 年成立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后,便开始了数字货币的技术研究,之后三年,央行系研发机构便拿到了将近一百项的相关专利,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我国央行一直都走在世界的前列。    

央行数字货币▲ 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发展历程一览表 来源:Wind

去年 6 月,在 Facebook 发布了数字货币项目 Libra 白皮书后,引起了全球央行的关注和讨论。虽然仅仅只过了 4 个月,Libra 便在监管的高压下被迫阉割,但凭借其江湖地位,也将数字货币四个大字明晃晃的亮出来了。

没有哪一种数字货币像 Libra 这样,能够引起整个货币和金融世界的紧张。”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这样评价 Libra。

在 Libra 项目公布后不久,欧洲央行便设立了“央行数字货币委员会”,以展开对欧洲央行数字货币(简称 CBDC)的试验。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 2020 年发布的抽样调查报告显示,有超过 50%的央行因为现金需求下降而研发央行数字货币。

同时,在 21 个发达国家和 45 个新兴经济体中,有 80%的央行都表示在积极研究 CBDC 的问题,30%的央行表示将在近期和中期发行数字货币。

一时间,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法定数字货币的创生

数字货币的出现可以追溯到 1982 年。当时,美国计算机科学家和密码学家 David Chaum 创立了 DigiCash 公司,并推出了两种数字货币系统:E-Cash 和 Cyberbucks,虽然后来失败了,但 Chaum 的研究成果激励了 Cypherpunk (密码朋克)等一批黑客和密码学家。

1998 年,位于莫斯科的一家公司推出了 Web Money 这一种通用数字货币,它能够提供广泛的点对点的付款解决方案,直到今天,该货币仍被数百万人广泛的使用和接受。

2008 年 11 月,中本聪提出比特币的概念,并发布著名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次年一月,比特币诞生。由此,开启了加密数字货币的时代,并催生出了日后庞大的加密数字货币帝国。    

央行数字货币在现在混沌的加密货币领域,各国央行无法预测从中能进化出什么,可能是“增益 buff”,也可能是“debuff”,但不管怎样,主动权放在自己手中才是是最安全的。

于是,在以太坊诞生的第二年(2014),国际清算银行(BIS)提出“货币之花”模型,明确了央行数字货币的概念。

即央行数字货币是一种数字形式的中央银行货币,且区别于传统金融机构在中央银行保证金账户和清算账户存放的数字资金。    

央行数字货币  ▲ 货币之花模型 来源: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央行数字货币开始了正式的推进,在进入到 2019 年后,伴随 Libra 的出现,法定数字货币开始加速发展,这一年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 DCEP 也开始了首次的封闭测试。如果一切顺利,DCEP 将会成为全球首个全面推向市场的央行数字货币。


 DCEP 和“比特币”们的区别

我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叫作 DCEP(Digital Currency and Electronic Payment),就字面意思而言是“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官方给出的定义是“具有价值特征的数字支付工具”。

它由央行发行,属于国家负债,具备完全的法偿性。

央行数字货币注重替代 M0(即纸钞和硬币),并且保持了现钞的属性以及主要特征,能满足便携和匿名的需求

现在市面上对于 DCEP 最关注的点是:支持双离线支付,无需联网,无需无线信号即可实现资金转移,同时能摆脱银行账户的束缚

但是,央行数字货币的意义远不止以上这些。

“央行数字货币的投放使用,可以降低纸质货币的投放量,提高零售支付的便捷性、安全性和防伪水平,同时,也有助于追溯货币流向,精准管理与合理调控社会财富”工信部电子五所区块链主管相里朋在接受杭链财经采访时这样说道。

此外,我们从央行系研发机构的专利获取情况中,能发现央行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布局不仅仅局限在货币交易兑换这个单一领域上。

还涵盖了数字货币的钱包设计、用户身份认证、数字货币 IC 卡、银行间结算等等,可以说 DCEP 拥有一个完备的生态,这和我们熟知的单纯加密货币有着本质的区别。    

央行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研究所专利功能分类 来源:国盛证券研究所

杭链财经还注意到,在中钞信用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专利中(央行数字货币三大研发机构之一),有涉及到数字货币的交易监管功能。

在央行数字货币中,监管者可以使用区块链对交易信息进行监管,根据监管者的私钥和用户的公钥信息得到 DCEP 交易的明细信息。这点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能通过货币追踪减少洗钱、金融犯罪等问题。这是出于对现实问题的考虑,所以和 BTC 这类超主权加密货币相比,彼此在功能和属性都存在不少的差异。

未来,主权货币数字货币 DCEP 会和 BTC 这类的超主权货币可能会形成一个长期的博弈关系”一位矿主这样评价 DCEP 和 BTC 类货币的关系。

DCEP 不仅可以瞬间完成“印钞造币”,消除交易环节对账户的依赖,同时也将更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而这恰恰是央行极力推动 DCEP 的一个原因。

币圈一位投资者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只是国家区块链中的一环,并不是第一目的”。


DCEP 或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在此之前,人民币国际化。计划通过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货币基金中特别提款权(SDR)的权重,以提高其在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但结果并不很成功。目前,在 SDR 占比中,人民币的权重也仅有 10.92,%,而美元、欧元分别高达 41.73%、30.93%。

另外,中国虽然以 16%的全球 GDP 占比位列世界第二,但拿到全球储备货币只占 2%,而以 Libra 为代表的超主权货币的发展,也向人民币的国际化提出了新的挑战。

DCEP 如何助推人民币的国际化?

首先,DCEP 能非常便利的实现跨境支付,在任何 DCEP 交易中,实际发生资金流动的参与方只有交易双方,这也就无需境内外银行作为中介,省略掉很多无效的中心环节,降低成本。

此外,境外居民和机构参与 DC/EP 跨境支付,只需开立 DCEP 钱包,而不需要开立我国内地银行账户。因为 DCEP 系统的开放特征,开立 DC/P 钱包的要求比开立人民币存款账户会低得多,将更有利于促进境外居民和机构的使用。    

央行数字货币

DCEP 最重要的是在国际支付体系方面的发展潜力。在以美元为主的国际支付体系中,SWIFT(国际资金清算系统)是美国发挥“长臂管辖”的一个利器,现在的 SWIFT 系统连接超过 1 万家金融机构,覆盖全世界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

“DCEP 有望重塑现有的资金清算体系,并且推动我们国家人民币的国际化”,区块链研习社创始人 Higer 这样认为。

过去,人民币跨境结算过去高度依赖 SWIFT 清算系统,虽然,在 2015 年 10 月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 CIPS 上线,但影响力远不及 SWIFT。而 DCEP 的出现提供了一个绕过 SWIFT,直接进行货币清算的可能,而且速度会更快也更安全。

如今,在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竞技场,越来越多的竞争者跳了进来。

今年 7 月 20 日,日本银行在结算机构局内设立了约 10 人的数字货币小组。结算局局长木村武说“此次对于 CBDC 的研究是日本银行当下的最优先事项之一”。

不久前,日美欧等七国集团决定将就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合作问题,计划在 8 月底到的 G7 峰会上进行讨论。除此之外,新加坡、瑞典、泰国、哈萨克斯坦等各国都表示对于推动央行数字货币的积极性。

我们回望整个数字货币的发展历程,它起源于“密码朋克”精神,在一场金融危机下掀起了海啸般的数字货币革命,并在一轮轮的市场沉浮中,一直保持着自我迭代和进化的能力,虽然捆绑着理想主义的情怀,但他的出现,已经开始改写我们的社会。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mber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有引用源的作品,均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附上权利证明材料尽快联系本网邮箱:official.accounts@ambergroup.io


View Original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