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roducts

Institutions

Resources

Company

Language

Download

Amber Group logoAmber Group logo

Home

Products

Institutions

Resources

Company

Sign Up

Download

En

Home / Market News / 

“有毒”交易:起源和对策

“有毒”交易:起源和对策

区块链新闻网 | 2020/09/22

作者:Tiantian | Amber Group; Su Zhu | Three Arrows Capital

 

从处理传入订单流,即吃单方(Taker)提交流动性的委托交易中获益,是所有市场挂单方(Maker)的目标。乍看起来,这个目标似乎很容易。毕竟,客户在交易时承担了买卖价差,与挂单相比失去了明显的优势。此外,挂单方通常还可以对吃单方收取费用,进一步巩固收益。认为吃单方就是牺牲价差优势的客户,而挂单方则是获利的企业,这种想法广义上没错,但根本上又是错的。过去几年,由于银行对市场结构抱有的这种天真假设,加密对冲基金 Three Arrows Capital 和其他非银行参与者在外汇市场获得了巨大收益。

为什么挂单者收益较低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公布的芝商所E-Mini 标普500指数期货(ES) 交易者收益明细表,显示了高频交易者和非高频交易者两种不同交易对手的短期损益。

由表中数据可知,激进型高频交易者(HFTA)收益最大,为2,200万美元;其次是混合型高频交易者(HFTM),为1,300万美元;再者是被动型高频交易者 (HFTP),为50万美元。投机型交易对手为最大输家,不赚反赔,亏损3,100万美元。

你一定会问:为何激进型高频交易者赚得盆满钵满,而被动型高频交易者却收益寥寥?不是激进型交易者在支付买卖价差而被动型高频交易者在赚取吗?不应该吃单的是客户,挂单的是企业吗?还有,为什么投机型交易者在短期内血本无归?

一言以蔽之,信息。普通吃单者可能没有alpha,但精明的吃单者基本上比挂单者掌握更多信息。关于“挂单者所获返利是否为免费午餐”这一议题,我在上篇文章中已经提到过。道理很简单:吃单者不需要交易。只有价格匹配了,看准机会才会成交。相反,挂单者则需要一直挂委托单,提供流动性。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21点Blackjack, 又名黑夹克)职业赌徒和赌场的博弈。赌场总是欢迎大家都来参赌,因为多数人必定输着离场;但总有那么几个算牌高手,一上场便大赢四方。这也是为什么历来赌场都会将这类高手加入黑名单,尽其所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然而,市场却不能把精明的吃单者清出去。在市场内,吃单者与挂单者平起平坐,自由交易。对吃单而言,费用和价差高低无关紧要,因为他们可以将这些数字相应地放入模型中。费用越高、价差越大,吃单成交的频率就会越低。于是,大家的成本都增加了。

至于投机型交易对手,虽然“投机”一词让他们听起来像知情交易者,但实际上他们在短期交易中损失最多,因为他们都没想过在那么短的时间大赚。他们对几秒钟或者几分钟内以后的价格走向毫不知情,只想着填补自己的头寸,并且他们的持有期超高频交易者千倍甚至百万倍。他们是做头寸交易而不是策略交易。


“有毒”交易如何产生


精明的吃单者所产生的交易被认为“有毒”,因为挂单者会发现,这种交易总是让自己亏损。它就像一个放射性物质,任何感受到其风险的参与者都期望立马将风险转嫁给其他参与者。

吃单者产生“有毒”交易主要靠两个因素:低延迟和高覆盖。低延迟意味着他们与其他同类产品交易所连接更快,一旦获知其他地方价格更高或者更低,便可以快速大量吃单。高覆盖意味着他们连接的交易市场更多,可以洞悉挂单者无法连接的交易市场的活动。场外交易市场也有类似例子,比如一个场外买入交易牵动每个交易市场。

实际上,如果去问那些做得非常好的高频交易商,他们会告诉你被动做市策略的盈利最低,真正的利润来源于使用吃单者策略中的信息。例如,在某些交易市场,订单提交信息在交易完成公布前就已传播出去了。这意味着,作为挂单者,获得延迟优势的唯一方法是以小额的订单开始(以窥探交易所的大额隐藏订单)

以下列举两个“有毒“交易的(理论)例子:

1、吃单者与5个交易市场(交易所,场外交易市场等)相连,可以整体上获知每个交易场所/交易对手提供的流动性。他们发现3个主要交易所的报价正在迅速抬高,4号交易场所的报价正在被拉低,而5号交易所的价格尚未变动。他们立即吃单提走流动性,再以更高价卖出,这样快速甩掉了风险并获得了一个小的价差。

2、吃单者同时在多个交易市场同时以大量数额买入/卖出,影响价格变动。由于流动性具有“乘数效应”(一个交易市场的流动性可以作用于另一个交易市场),许多对冲手段对于挂单者来说也就不复存在了。于是,流动性提供者就需要急剧改变价格以恢复delta值,反过来又为吃单者提供了进入市场的流动性。


对自动化做市商有何启示
就像在传统市场一样,我们可以预知,在AMMs(自动化做市商)中,精明的吃单者最终会比LPs(流动性提供者)盈利更多。不过,只要AMMs有办法降低非精明吃单者的交易费用,同时提高精明吃单者的交易费用就好了。这一点在外汇交易中,可以由挂单者对交易标记区分来实现。具体做法是,让挂单者对不同吃单者的资料添加标签,对挂单者不感兴趣的交易,关闭其吃单者的交易功能。这样一来,挂单者可以选择不太精明的客户报较好的价,以减轻精明吃单者对自己造成的损失。同时,外汇交易中LPs也可以采取“last look”报虚假(non-firm quotes)。即使交易者的订单能够匹配他的报价,LPs也可以选择在交易执行前选择接受、拒绝或重新报价,这种选择权为需要持续不断与吃单者快速交易的LP提供了保护。然而,在AMMs中,由于价格是由公式(例如x * y = k)决定的,上述机制就不可能存在了。

因此,考虑到加密市场尚无有效抵抗sybil攻击(一种在线网路安全系统威胁)的防御机制,最小化有毒交易对LPs造成的损失将会非常困难。更快的预言机,更强大、更动态的价格参数校准,以及系统性从精明吃单者收回利润的方法,可能是部分解决方案。

说到这里,传统中央限价委托单(“ CLOB”)/ 外汇交易和AMMs的“有毒”交易是有区别的。在传统市场中,有毒交易的形成,是因为LP不知道他们在提供流动性的同时可能会亏损。在加密金融/ AMMs中, LP无常损失(impermanent loss)的风险是已知的。看看
on-chain analytics,我们甚至可以概况说,绝大多数在AMMs上执行的交易本质上都是有毒的(套利驱动)。费用是已经谈到的一个(关键)部分。没有费用,相对于买入并持有的投资组合LPs的收益会更糟。 但是,也有可能在某个价格下的费用范围内,LPs可以获得更高的回报率。在所有其他参数保持为常数时,这对LPs很重要,相当于买卖差价。在费用之外,其他参数可能包括联合曲线(bonding curve,代币买卖价格与代币发行量之间的函数关系)的形状和(可调节)中点,以及流动性池的构成(不再是恒定的 50/50流动性)。

总之,无论本质上是自动化还是非自动化的挂单,都无法避免其流动性被用来为精明的吃单者提供alpha的宿命。在可持续的AMMs市场生态系统里,被动挂单应能跑赢“买入并持有“长期策略,良性吃单者应仍能以合理价格执行交易,但如何在DeFi中实现这一目标还有待解决。


View Original Article >

Most Popular
US Fed Is Broading Its Research on CBDC to Explore its “Intrinsic” Value Drivers
Fed economists are beginning their deep dive into CBDC research, hoping to identify the "intrinsic" value drivers of a digital dollar.
The Digital Yuan Pilots Have Processed $300M So Far According to PBoC Offical
China’s digital yuan pilot program is picking up speed.
The New Mate 40 Is Equipped with Digital Currency Wallet
China’s digital yuan looks closer than ever to launch with the news that Huawei will be supporting the 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 on an upcoming range of phones.